论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

   银行注重效益性,而忽略了流动性的重,加上人民银行最后没有出手,使得2013年6月,银行出现流动性不足即“钱荒”现象,各家商业银行应该吸取教训,加强流动性,停止盲目扩张的现象,加强银行抗风险能力才是以后发展的重思路。 
  关键词商业银行 流动性 管理 
  6月银行间出现的“钱荒”现象,即流动性紧张足以在中国金融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6月20日银行间隔夜、7天和1个月回购利率分别以30%、28%和18%刷新了银行间回购利率的历史记录;当日Shibor隔夜利率暴涨578.4个基点最终至13.444%,同样创下历史新高。中国银监会2012年6月8日发布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已于2013年1月1日正式实施,办法在“存贷比”和“流动性比例”监管指标以外,引入“流动性覆盖率”和“净稳定融资比例”两个指标。造成这一局面是多方面因素同时作用的结果银行面临仅次于年终的半年考核及应对人民银行的补交存款准备金;央行的调控措施与市场预期出现偏差;银行同业业务期限错配风险的集中爆发。面对这次市场波动,预计今后监管部门极有可能加强对流动性相关指标的考核,并提前该指标强制考核的时间,将其与监管评级、机构申报、业务申请和领导班子评价更紧密结合。 
  “钱荒”首先冲击的是货币市场,资金的紧张推动资金价格即利率的上升,最终会传导至实体经济,导致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在我国需求疲软的背景下,企业尤其是制造业领域投资的意愿大幅降低,当前制造业投资增速处于近十年来的低点,如果融资成本过高,将进一步打击制造业企业投资再生产的积极性。“钱荒”现象的出现深刻反映出我国金融机构在流动性管理上存在严重缺陷,我国商业银行正在大肆地扩张,赚取更多的利润,各家商业银行没有正确认识到“流动性”、“安全性”和“效益性”三者之间的先后次序,认为效益性大于流动性,导致经营欠缺稳健,加重了资金套利、以钱生钱的金融风险隐患。因此,防止金融市场再度出现“钱荒”现象,金融机构必须始终将流动性指标放在首位置,而这也是金融机构稳健经营的唯一之路。 
  流动性风险是商业银行经营过程中最主的风险之一,在商业银行经营过程中,流动性风险自始至终存在。流动性问题是当今世界金融领域中尚未解决的主难题之一,流动性问题解决得不好,就有可能导致流动性支付危机,这一问题对金融机构尤其重。对金融机构而言,虽然金融资产规模巨大,但实际上很多资产在瞬时间是无法变现的。也就是说,流动性不能流动,从而蕴涵了出现流动性风险的可能。流动性风险管理可在如下三方面考量第一,商业银行应把流动性风险管理放在更重的日程上来,这不仅关系其日常经营、资金来源、融资成本、息差收入和信贷质量,更很有可能一夜间使貌似坚固、强大的银行“土崩瓦解”。不能因凭借规模进入全球500强名单而沾沾自喜,流动性风险管理水平也达到国际顶级银行的水平。第二,商业银行应从以增收为第一目的的单一投融资模式,转变到以持续增长为目的的多元化投融资模式,防止为追求高增长而“挣快钱”、躲避监管。目前,银行业(尤其是中小银行)过度依赖同业拆借、理财产品等单一筹资渠道,再加上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的滥用,加剧了银行流动和信用风险。中国银行业应在监管机构协调下,以整体持续、稳定和健康发展为重,同心协力开展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创新,拓展投融资方式和渠道。第三,商业银行应将流动性风险管理放到发展的战略高度。不仅将流动性风险管理作为加强银行风险管理的一个方面,其决策层更应高瞻远瞩,将流动性风险管理作为提升其发展战略的有效工具和契机,重新审视本银行的流动性和投资、经营模式,与时俱进,转变和优化自身投融资结构和发展方向,使我国银行业稳健、持续、健康发展,为金融改革和经济持久增长做出应有的贡献。 
  现阶段,我国商业银行面临着较大的流动性压力其一,银行超储率持续偏低,从整个银行体系的备付金率来看,2012年底是3%,2013年二季度是2%以上,现在只有1.5%,已经非常低了。还有一点,商业银行贷款中中长期贷款所占比重偏高,达到55%以上,银行的闲置资金并不充裕;其二,美国经济回稳复苏,美联储宣称量化宽松政策将逐渐退出,导致我国境内资金的外流速度开始加快。此外,准备金补缴、税款清缴、债市整顿规范等诸多原因,也或多或少导致了此次资金面紧张。更主的是,商业银行对流动性过度乐观,把最后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央行身上,潜意识认为央行会出手救市,愿望落空后,措手不及,流动性管理压力陡增。 
  “钱荒”事件还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商业银行对经营效益的过度追求,使得商业银行的经营不够稳健,总是想方设法多放贷款,多赚利润。2009—2012年,我国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达到32.64万亿元,2013年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又增加5.08万亿元,同比多增2217亿元。信贷规模过度扩张的结果是,部分商业银行的存贷比接近75%的监管红线。近几年来,由于银行通过信贷扩张资产规模受限,而拆借、回购等同业业务资本占用和政策监管都相对较少,成为银行机构增加杠杆、扩张资产规模的优先选择。因此,资金充裕的商业银行通过频繁拆出,获得了“以钱炒钱”的额外收益;而资金紧缺的商业银行则通过拆入资金,借短贷长,实现了信贷业务的“大跃进”。同时,在金融机构效益目标的追逐下,表外业务成为金融机构绕开信贷规模管理的重通道,借助理财业务,通过信托公司、租赁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平台,将表内的信贷业务,转化为表外业务。表外业务的一大体现就是理财产品众多,截至2012年末,我国理财产品余额近7.1万亿元(11月末余额是近7.6万亿元)。理财产品吸收来的资金成本远超其他资金,必须以更高的价格运用出去才能赚钱。不但现行贷款利率不能满足求,而且,以贷款形式运用资金又受到贷款规模、资本金提取等指标限制。无奈就又寻求到了逃避监管制约的影子银行(影子银行虽非银行机构,又确实发挥着事实上的银行功能。它们为次级贷款者和市场富余资金搭建了桥梁,成为次级贷款者融资的主中间媒介。影子银行通过在金融市场发行各种复杂的金融衍生产品,大规模地扩张其负债和资产业务。所有影子银行相互作用,便形成了彼此之间具有信用和派生关系的影子银行系统)。从而实现间接为客户融资、规避信贷规模资本金求限制,又获得高于银行利率水平以上的收入。
  归根结底,商业银行之所以会选择激进的资产扩张道路,主还是相信中央银行不会坐视其出现流动性风险而不管。今年6月的市场流动性紧张,央行一改过去的常规做法,一再求商业银行继续加强流动性和资产负债管理。央行此举或意在响应中央决定,对商业银行扩张过猛的表外业务进行惩戒,倒逼金融机构实现去杠杆化经营,更好地控制金融风险,特别是控制一些机构期限错配的风险。 
  结合中央关于信贷“盘活存量、用好增量”的货币政策思路,银行业应当通过此次“钱荒”事件深刻自省,主动对接政策导向,稳健经营,做到以下两点。第一进一步加强对于中小微企业和个人的支持力度。从近日发布的“金融国十条”来看,金融改革正在进一步加快,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央行将适当控制货币增量。在信贷增量有限的情况下,银行业应持续加大对于中小微企业和个人业务的扶持力度,建立与中小微企业特点相适应的金融服务模式。一方面,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体制外的资金市场有望扩大,其市场潜力将得到进一步的释放;另一方面,在当前投资与出口放缓的情况下,消费是唯一保持升势的经济动力,商业银行加大零售业务的发展,对于消费市场的持续稳健发展意义重大。第二加强金融创新,迎接新的挑战。“金融”十条允许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业,对于银行业,特别是中小银行而言,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体制内外市场隔阂的情况下,民营资本与民营经济的结合程度已经十分紧密,随着金融业向民营资本的逐步放开,银行的中小企业业务将不可避免地遭到蚕食。为此,银行业应当未雨绸缪,加强金融创新,如信贷资产证券化等,一方面可以盘活信贷存量,同时能够利用自身的先发优势,积极应对新的挑战。为此商业银行按国家宏观审慎求对资产进行合理配置,加强对市场动态的研究与预测,调整内部流程,强化管理手段,谨慎控制信贷等资产扩张偏快可能导致的流动性风险,在市场流动性出现波动时及时调整资产结构。增强风险意识,尤其进一步加强流动性管理。有效控制信贷业务的增长速度,控制贷款投放总量及去向,调整贷款结构。收缩表外业务,规范理财业务。追求符合实体经济真实需求的金融创新行为,发挥虚拟经济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能,避免资金自我循环以及监管套利行为,全面提高流动性风险管控能力。 
  各家商业银行加强自身流动性的同时,我们希望监管部门也应该借鉴西方商业银行成熟的经验,从西方先进商业银行的管理和经营中,学习采取科学的预测和度量方法。建立一套科学实用的流动性预警界定监测指标体系,以便在日常业务管理中准确地监测流动性风险,一旦发现风险达到警戒线就及时发出预警,从而把流动性风险管理纳入科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的轨道,逐步形成新型的流动性风险管理运行机制和流动性安全保障机制。只有这样,才能从监管和自身切实改变银行流动性不足的问题,使银行业稳步发展。